2018年12月7日 星期五

拉近傷健距離締多贏 《信報》

早前出席行政長官傷健共融高峰會,認識了多次為香港奪取殘奧和亞殘運金牌的香港輪椅劍擊精英運動員余翠怡。她的成功,以及其他傷殘運動員的出色表現,或多或少反映本港在殘疾人士、或起碼在殘疾運動員的支援上做出了一定成績。
科技進步也改善了殘疾人士的生活。如非科技幫忙,已故物理學家霍金也沒法發表那麼多有助了解宇宙起源的論文,甚至親赴世界各地進行既幽默又激勵人心的演說。在共融高峰會的專題論壇上,近日市值和蘋果叮噹馬頭、一度成為全球最高市值企業的微軟,其香港區企業及公益事務總監表示,科技公司推出方便傷殘人士的新科技或應用軟件,非單純為企業社會責任,而是這確屬有可為的市場。科技公司要照顧不同群組,傷殘人士的需要也應顧及,且絕對是商機之一。
新科技突破殘障阻礙
例如失明或聽障人士,已經有很多應用程式助他們克服生活中的難題,讓視障能「看見」,聽障可「聽到」。另一方面,很多原本為殘障人士設計的產品,最終亦能打進主流市場,方便大眾生活。最簡單的例子是原本給聽障人士溝通的文字訊息,已變成大家日常不可或缺的溝通方式之一。這跟很多智能電話上的應用程式及智能家居系統一樣,原為協助傷殘人士而設,結果卻造福整個社會。無障礙的行動和溝通變得更普及之餘,一般人的生活也獲改善。這或是更多企業願意投放資源,研發殘疾人士應用產品的一大推動力。
雖然殘疾人士的身體缺陷令他們生活上諸多不便,但健全人士也非完美,不同人總有各自長處和某些弱點。身體殘障亦有可能讓他們在某些方面較他人優勝、某些觸覺比常人敏銳。例如視障者的聽覺更靈敏,聽障人士的視野亦更廣闊。如果新科技能協助殘疾人士接受正規教育,他們同樣能擁有專業知識與技能,不用只從事較低技術的工作。
因此,只要能縮短傷健間的距離,讓更多殘疾人士的優點和專長被發掘和運用,說不定還有助本港紓緩人才荒和提升競爭力。在共融高峰會上,傷健與會者不約而同地反覆強調,社會不應以同情和施捨的態度看待他們,而是應給予足夠和公平的機會,讓他們自力更生和發揮所長。用人唯材也是進步社會應有的態度,由於殘疾人士每天面對的難題比常人多,故他們不少從小就鍛煉出更刻苦堅毅的性格,這份意志力縱是健全人士也不易擁有的。
當然,就算有科技協助,也需要更好的工種配對,讓殘疾人士發揮所長,而不是每天和本身的弱點奮戰。例如聽障人士就算有科技的幫忙,但如果要他們每天處理大量電話查詢,恐怕不會是最有效的人力資源應用吧。所以管理人員亦要有傷健共融的思維和訓練,以協調有不同身體殘障的員工發揮最大效益。這方面或可以跟政府、志願機構合作,借助其經驗和知識。
靈活管理助發揮長處
另外,在設備上、裝修間格和員工培訓方面,企業都要投放資源及時間,這方面就算有外來幫助,機構本身也須有決心作出一定投資。不過,這些投資除了可改善企業形象外,也有機會帶來可觀回報。不少研究曾指出,一間機構愈能做到傷健共融,員工的忠誠度和生產力會更高,競爭力亦能提升。加上隨着科技和社會意識的進步,傷健共融投資的門檻愈來愈低,故除了大企業,一般中小企亦有能力比以前做得更多、更好。
今時今日,一個能夠容納更多傷健人士的共融環境,已不只是單向地讓他們得到方便和機會,而是雙向地讓健全人士和整體社會受惠。這是多贏局面,並非單向恩惠。更何況傷健共融除有助改善人才荒問題和減低社福的負擔外,本港的國際形象也必能藉以提升,這也不是GDP可以衡量的。
作者為香港科技大學工商管理碩士校友會會員

2018年12月6日 星期四

再去playgroup的日子 《AM730》

轉眼間小兒已11個月大,雖然每天祖父母會帶他到樓下四處走走,曬曬太陽、見見別的小朋友、多點接觸外界,但亦到了考慮是否上讓他上playgroup的時候。

第二名孩子沒有首名那麼緊張,大女未夠一歲去baby gym,之後去過4個不同遊戲班遊玩學習。當時視這些遊戲小組為必需品,因為可讓孩子早點接觸兩文三語,鍛煉大小肌肉和熟習與陌生老師及小朋友相處。現實點說,對未來學習和面試總有點好處。不過能多些親自帶孩子上playgroup,父母的得著就更大。

剛和小兒去新開的Victoria Playpark試堂,又重過陪返playgroup的日子,數年前的感覺回來了。這次少了新鮮感,卻多了一份反思。有點後悔當年太少陪伴女兒上playgroup,經常讓工人姐姐陪她上課,浪費了很多珍貴的親子時間。試想想,一天裡父母有多少時間能連續陪孩子玩個多小時,把時間都給了孩子而完全不理會手機?而且這也是個很好的機會,仔細觀察孩子的發展,以及對事物和陌生人的反應。特別像小弟這些晚上經常要工作不能回家的爸爸,更應多珍惜和孩子上遊戲班的機會。

孩子大得很快,遊戲班的可愛歲月轉眼過去。未必要一星期返足5天遊戲小組,但有空的話,父母絕對應該珍惜這些雖然辛苦,卻十分親密的陪伴日子。  

2018年11月30日 星期五

認識、愛上、學習 《Mameshare》

音樂成績卓越的男拔萃校長鄭基恩曾說,小朋友通常到了八、九歲,音樂上的技巧會突飛猛進,三、四歲開始學樂器和八九歲才開始分別不大,最重要還是他們喜歡。話雖如此,很多家長很早就讓孩子學鋼琴或其他樂器,無非怕落後於起跑線。
小女四歲開始接觸鋼琴,但只是一星期上一次堂的玩樂性質,沒有太多練習,更沒有報任何考試,因為只是讓她接觸一下音樂,沒打算拿證書去報考學校。孩子還小,逼不來、也沒有必要逼她學這學那。接觸音樂和舞蹈,就由她喜歡的《天鵝湖》開始,當她聽到美妙的音樂,看到漂亮的舞衣和優美的舞姿,就自然產生學習的興趣。潛移默化、多看多接觸,才有機會令孩子慢慢愛上,正式學習時才更愉快和用功。
好像每年的太古「港樂.星夜.交響曲」就是很好的機會,讓小朋友接觸高質素的入門古典音樂表演。今年的曲目相信精心挑選過,很合小朋友口味,有《星球大戰》、《龍貓》、《拉黛斯基進行曲》、《藍色多瑙河》加上和煙花一起出現的《1812序曲》等,全部都很易入耳。在場的小朋友很多聽得手舞足蹈,沒半點悶場。問小女是否想有天能彈出這些音樂和上台表演,她立時不斷點頭。古典音樂原來可以一點也不沉悶,小朋友也不一定要大人牽頭催迫才會愛上和學習。近年香港管弦樂團也舉行不少以家庭為對象的音樂會,也是希望向小朋友推廣古典音樂。傳統中國戲曲也是這樣,向小朋友投其所好,吸引他們多點認識,再希望在家長的推動下,愛上和學習。
試想如果這個先認識、再愛上和學習的過程倒轉了,小朋友根本並不認識一樣東西,也未產生興趣,就被拉去學習,甚至被迫不斷練習來應付考試,他們又怎會愛上這事物呢?因此不少人考完八級琴後都不會再打開鋼琴蓋,因為他們從未愛上彈琴,甚至可能根本未曾真正認識這東西。
套用於其他如學業等方面,道理也是一樣。任何事物都應該先接觸認識,從而產生興趣和慢慢愛上,自然在學習上也容易得多,和有熱誠得多。到時家長從旁鼓勵或給力,也更有效率吧!

2018年11月28日 星期三

你死我活不如優勢互補 《AM730》

又到小一自行分配學位結果出爐的時間。香港制度頗為複雜,家長亦可能面對「策略」和抉擇上的困難。單是選擇官津學校或直私國際,可能已令部分家長失睡多個晚上。
 
反觀近年不少人讚譽的芬蘭呢?原來芬蘭家長很少這類煩惱,因當地連私校和私立大學也沒有,選擇不多。而芬蘭教育工作者常掛在口邊的名句是:Real winners do not compete(真正贏家並不比併)。這不等如芬蘭孩子之間沒有競爭,始終不是每人能升讀大學或入讀心儀學科。

然而他們的教育或培育思考的方式,是注重合作大於競爭。這或許和本港學生及家長自小就拼個你死我活的主流意識有天壤之別。就算要建立孩子的鬥心,良性競爭和惡性競爭分別已經很大。

如果未來社會比現在更著重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和合作,那麼這兩種不同的思路,可能已經構成孩子間競爭力的分野。能夠視新結交朋友為潛在合作伙伴,就會想到大家有甚麼優點長處,可以互補和產生協同效應,合作空間自然大。相反,常常視身邊人為潛在競爭對手,自然處處防備,難以交心,合作的機會自然細。

究竟經常本著優勢互補的心態去待人處事,還是處處以零和的思路去競爭,更易找到合作伙伴呢?哪個溝通能力會更佳呢?答案明顯不過。而這些思路和心態,也跟父母的處事方法和薰陶有直接關係。

2018年11月24日 星期六

善用數據為學生減壓 《信報》

教育是施政重點之一,政府亦承諾投放更多資源在這範疇上,社會對於相關改革或減輕學生壓力的討論,近年亦沒有停過。香港教育算是比較多元化和選擇豐富,雖然經常被家長批評學生壓力太大、功課和操練太多,但總括來說,整體質素還算不錯。
天虹校TSA躍進啟示
女兒升上小學後,小弟沒有鬆一口氣的感覺,思考更多的都是教育問題,特別是所謂的快樂學習。世上沒有免費午餐,要得到某些技能和知識,就必須付出一定代價。如果誤以為知識可不勞而獲,又或每天玩玩遊戲就可以習得,家長也未免太天真。事實上,很多家長朋友認為直資、私校或國際學校雖然學費較高,但孩子可以更快樂地學習或起碼功課少一點,故值得花多點力氣去報讀,同時付錢上補習及興趣班。
不過,孩子要成才始終要家校合作,培養毅力和好奇心。隨着競爭愈來愈激烈,很多私校或直資學校的課程對學生的要求亦水漲船高,也不再是功課特別少。最大分別只是資源充裕,家長亦普遍較富有,學習的配套多些罷了。
那麼,學習質素是否就和投入的資源成正比?又是否多些功課、補習及操練,就能提升學業成績?就能鍛煉出毅力和好奇心?我不敢妄下結論,不過小弟最近和一些教育工作者交流,從中得到不少啟示。
很多人聽過浸信會天虹小學的故事,傳媒亦常訪問其教職員和到校採訪有關教育的議題。最近,小弟因緣際會認識了天虹小學的課程發展主任陳奕鑫,聽了他的教育理論與實踐。他說,最初來到天虹小學時,TSA不達標。一般欲提升學生TSA成績,最傳統做法當然是補課和多做補充練習,期望「將勤補拙」。再不達標的話,體育課或音樂堂都要犧牲改為做補充。多加操練以提升成績,相信是最多人想到的方法。不過,陳主任說他們決定反其道而行,減少功課、不做補充、拒絕操練,甚至還減少考試。結果呢,兩年後TSA成績大躍進,全面達標了。這個結果竟和傳統智慧背道而馳。
天虹是怎樣做到的呢?我相信和該校的老師花了很多心機有關,陳主任透露,當中主要是借助科技和數據。他舉例,數學老師會把課堂最後10分鐘,留給學生用平板電腦做有關的問答題。這10分鐘的練習,除了可加深學生記憶,更重要是能讓老師收集數據。例如某條問題特別多學生做錯,就證明很多人不太明白該題目,老師便記錄在案,於下一堂預留時間再講解這個學生較弱的概念,令他們真正理解,未來就不會再輕易做錯。
運用科技針對弱點施教
這種針對性的教學,比起漫無目的地補課和濫做補充練習,更精準地按學生弱點施教,不浪費師生時間,亦避免因過度操練使學生疲於奔命,進而失去學習興趣。一來,學生明白了原本不懂的概念,可能會激發他們的滿足感和求知慾;二來,校方每天收集學習進度數據,長此下去,學生更能事半功倍地學習和取得成功感,學校亦能掌握學生的大小數據,調節教學進度和方法。
在香港,運用科技和數據於教學上或許還未很成熟,天虹小學的例子也須更多時間去驗證,教育改革亦宜逐步摸着石頭過河。不過,這起碼反映科技及數據是教育的一條出路,也的而且確可減少不必要的操練和壓力。如果有更多學校在日常課堂裏收集學習進度數據,那麼,相關的評估和TSA或可考慮減省甚至取消,畢竟其用意也是收集數據。假若學校能更即時了解學生進度,測驗和考試的次數亦可相應下降,或能讓學生在更少壓力下,學習更多有用的知識。
對家長來說,也可反思操練的作用。對症下藥才能解決問題,藥石亂投不單不會改善成績,反而可能扼殺小朋友的學習興趣,甚至進一步構成情緒及家庭問題。就算家長有充足資源,很多事情都不能簡單地外判給補習老師和學校,亦不是加強物質上的獎勵就能提升成績。
自己知自己事,家長應最了解子女的強項和弱點,怎樣才能提升學習動機與毅力,須多動腦筋和以更開放的態度去審視。肯定的是,若只依賴功課和操練,不單過於食古不化,思路亦太狹窄了。
作者為香港科技大學工商管理碩士校友會會員

2018年11月22日 星期四

問題是他們都照做! 《Mameshare》

和小弟差不多年紀,又喜歡英倫搖滾樂的,大概不會不喜歡Queen(皇后樂隊)的歌曲。最近看了Queen的傳記式電影《波希米亞狂想曲》,又回味到那些年英倫搖滾的全盛時期,又被強勁的Band Sound弄得熱血沸騰。
戲中的Freddie Mercury有一段迷失,和樂隊決裂的時期。到他醒覺浪子回頭,跟隊友的一段對話頗有意思。他說離隊後跟他工作的新團隊十分聽話,吩咐他們做甚麼「他們都照做!」問題正是因為這樣,沒有隊友們從前的批判與懷疑、沒有火花和刺激,做出來的效果並不理想。所以他需要這班他稱為家人的隊友,需要他們的批評和意見,才能做出好的音樂來。
忠言逆耳。雖然人喜歡聽奉承的說話和別人的認同,但如果你說甚麼伴侶都同意,特別在育兒和教育上百分百奉行你的意見,那又是否好事呢?事實上沒有人甚麼都是對,有不同意見,甚至間中有些爭論才算健康。我們都需要鏡子,照出自己的不完美和缺點,才可以進步和改善。如果連家裡最親的人也不老實說出自己的意見,還會有誰人說真話呢?只要我們出發點是為了家庭、為了孩子好,而不是為了一己的面子與自尊就可以。
子女的教育問題往往是夫妻的爭拗點,特別初次面對升小一的難關。如果你和另一半在整個過程意見完全一致,那就真的恭喜你。但更多情況是彼此有理念上或策略上的不同想法。下星期自行分配學位就會有結果,這已可能是很多家長的人生交差點。因為如果成功獲派學位,就要決定是否註冊。註冊的話就要放棄正報考的直資學校或部分私校。不註冊的話,萬一最後直資夢落空就要接受「大抽獎」的患得患失。這些時刻,有必要大家冷靜和坦誠地說出彼此的想法,再往對方的立場去想,然後求同存異,共同達致彼此都贊同的決定。決定以後這就是一家人的抉擇,無論結果怎樣也要一起去面對,不要再互想埋怨。
為了孩子的幸福,一家人沒有分裂的本錢,必定要團結向前。但一家人,也自然有拗撬、爭執。作為父母,有必要學習怎樣處理夫妻間的不同,一方面是為了家庭的完整健康,另一方面也是在孩子面前樹立榜樣。

2018年11月21日 星期三

相聚一刻 《AM730》

很多家長朋友想找份朝八晚四、五天工作的工,無非是為了配合子女上學時間,早上可以送他們上課,放工後又可陪他們做功課和玩樂。然而現實是,很多家長能在八時前回到家已算幸運,至少還可把握孩子睡覺前的短短一小時,檢查功課、執書包、和說說故事。

像小弟近日上夜班,就連最珍惜的睡前小語也辦不到,只能和小女短短地通個電話。因此無論多麼晚收工,凌晨一點或兩點睡也好,每朝必定六時許起床,為小女準備早餐和上學的東西,再送她上保母車。這大半小時的相聚,也是每天最寶貴的時間。但當家長的就會明白,這也不是最佳時間,因為每天上學前也如打仗一般,十分緊湊。特別是小朋友早起通常不大清醒,手腳特別慢,你急他們不急。但亦正是這樣,經過這兩個多月「培訓」,小弟也練出更大的耐性與寬容。

就算不用返夜班,香港大部分父母每天和子女相處的時間實在不多。雖說和孩子做功課或溫習都很勞氣,但既然每分每刻的相聚也那麼寶貴,為甚麼每每要令自己血壓上升,又令雙方都不愉快收場呢?與其鬧完一輪後自己後悔,不如嘗試多點體諒,多放點愛心在大家的相處時間上。子女要教,但父母是在教育他們,還是在失控地向他們發脾氣,我相信就算是年紀小小的孩子們,也還是感覺得到的。